伊拉克不仅需要在战争中为英国优先提供石油,两名SAS被关在警局里

图片 12

图片 12005年九月19号伊拉克,巴士拉英军官兵震惊地发现电视机里出现了两个自己人。伊拉克当地电视台播出的画面里,两人满脸血污显然是遭到了殴打,并且还被游了街示了众。为首的人用阿拉伯语宣布他们俩人被控谋杀伊拉克警察,他们就被关押在巴士拉城,他们驻守的地方。而且很快他们就将面临审判。当英国人意识到出了什么事情之后,所有人的血压都开始飙。这完全是狠狠地打了所有驻伊拉克英国军人一记耳光。此时多数人都不知道,某处小营房里人脸色更为难堪。镜头里被打的那二人并不是普通的英国陆军,他们所属是SAS,大名鼎鼎的特种空勤团。二人所属单位的中校在看到俩人画面滚动播出了一个小时之后,心中更是五味杂陈。同情叛乱分子的腐败警察——这是好听的说法,说白了,就是那些迈赫迪军的支持者,绑架了他们。他知道,按照以往经验,这二人怕是活不了多久了。要赶紧救他们出来,马上立刻。鉴于他的队伍太小,他立刻通知了上级长官以及请求另外一支位于北方300英里处的SAS队伍前来支援。不等他说第二遍,那些人就带上了装备拿上了HK的冲锋枪和C8,奔向一架待命中的C-130。中校开始打电话确认被抓的二人究竟被关押在何处。当他在指定救援计划的时候,一个上级军官的电话打进来。满心欢喜以为来的是营救行动的许可,结果却是一盆凉水浇个透心凉。“不予批准。有比士兵生命更重要的事情。”发令的可不是某个驻伊拉克的某个将军,而是来自于位于英格兰的诺斯伍德联合总部的一个高级将领。诺斯伍德联合总部掌管英国军队所有在伊拉克的行动。中校反复跟上头强调如果置之不理二人随时都有性命之忧,而那位将军每次都驳回营救。结束通话之后,这位SAS的指挥官发现原来身居高位的指挥层并不关心他们这些人的死活。他也知道不是那个将军,而是国防部的大佬们让诺斯伍德下的这个决定。他极不情愿的给C-130上的援兵打电话。电话那头的指挥官带着人都已经全在飞机上等待起飞了。该指挥官无法相信中校转达给他的上级命令。随后该指挥又跟他手下人宣布了这个消息。群情激愤。上头政治正确的毛病又发作了。中校出离愤怒,他当场就想辞职。他知道很多人遇到这种情况会选择辞职。他的人正被困狼窝危在旦夕,而他却束手无策。继而他做了个决定。他抓起电话打给仍在待命的C-130上的SAS援兵。“无论如何都要救人。”他说的简单明了。政治正确死一边去。C-130总算起飞了。对于这位陆军中校来说,天已经塌了。他在陆军的生涯在他做出决定的一刻宣告结束。他会因为违抗军令而被送上军事法庭。奇怪的是他一点都不担心这些。他才不会为了这种事情分心,眼下最重要的任务是做好营救计划确保万无一失。电视中的两名SAS身上只有短袖和平角裤,看起来意志消沉,画外音正不断的用阿拉伯语大声斥责他们。中校知道他们此刻心中肯定在想:“有人知道我们在哪吗?会有人来救我们吗?”。废话,当然会救。问题是,中校担心他们会在营救开始之前被转移掉。当然,其他人更倾向于先动手再说。两名SAS被关在警局里。警局处在一个周围筑有高墙的一栋建筑之内的一个称作贾米特的地方。于是计划是一队人马外加两辆武士步兵战车外加100人的封锁线试图能够迫使对方和平释放人质。撤退之时,C-130抵达巴士拉开舱下人。中校告知援军和平交涉失败。无所畏惧的SAS们分散上了十辆武士步战并安排了直升机提供空中掩护。浩浩荡荡的编队从基地出发,冲进了巴士拉的闹市区,直奔警察局而去。所有人都仔细的观察着周围,防范可能的伏击。当他们抵达警局时,有女性穆斯林律师协助他们试图通过法律途径释放人质。但是不幸的是一切努力都是白费,而此时周边人群开始骚动起来。他们不得不离开。拉警戒线的士兵被撤走了。但是武士战车就没那么走运了。人群开始向这两辆车投掷石块和莫洛托夫鸡尾酒瓶。其中一辆被大火吞没,车组不得不弃车。当中一人在撤入另一辆车前被人群截住暴打,最终侥幸脱离。见英军逃走,人群高喊着“真主至大”的口号,心满意足地扬长而去。此时的警局所处的区域已经俨然是个随时会爆炸的炸药桶。图片 2英国武士战车武士步战在警局附近起火。图中白圈内为一名车组人员身上着火,正在逃离燃烧中战车。他是交涉中唯一的伤员,但身体并无大碍。当他们抵达警局时,有女性穆斯林律师协助他们试图通过法律途径释放人质。但是不幸的是一切努力都是白费,而此时周边人群开始骚动起来。他们不得不离开。拉警戒线的士兵被撤走了。但是武士战车就没那么走运了。人群开始向这两辆车投掷石块和莫洛托夫鸡尾酒瓶。其中一辆被大火吞没,车组不得不弃车。当中一人在撤入另一辆车前被人群截住暴打,最终侥幸脱离。见英军逃走,人群高喊着“真主至大”的口号,心满意足地扬长而去。此时的警局所处的区域已经俨然是个随时会爆炸的炸药桶。撤退之时,C-130抵达巴士拉开舱下人。中校告知援军和平交涉失败。无所畏惧的SAS们分散上了十辆武士步战并安排了直升机提供空中掩护。浩浩荡荡的编队从基地出发,冲进了巴士拉的闹市区,直奔警察局而去。所有人都仔细的观察着周围,防范可能的伏击。一路平安无事。等他们抵达警局的时候,人群早已散去。武士加足马力撞破墙体进入院内,搭乘人员迅速下车在警局内散开。有人进入内部搜索,有人负责清理周边的警察和民兵。刺耳的闪光弹的声音开始响起。胆敢顽抗的民兵还没来得及开枪便统统做了枪下鬼。房间内的警察高举双手对SAS头像,迅速地全部被缴了械,考上手铐,面朝地躺下。逐间房屋搜索之下,不安感越来越强。果然,他们的同袍被转走了。他们马上开始拷问那些警察。天无绝人之路。那些警察告诉SAS两名人质被转移到附近一个别墅内。小队迅速集结前往下一个行动地点。街上仍旧空荡荡的,看起来别墅没有守卫。由于担心俘虏仍有可能会被转移或者砍头,SAS们采用了多点同时战术突入。更多的闪光弹在更多的空房间里回响。一无所获。没有一点俘虏和敌方的踪影。一扇浴室的门打开了,队员们鱼贯而入。找到了。二人被五花大绑打成了猪头,但还活着。SAS们仔细检查了他们然后将他们转移到了外面待命的一辆武士中。然后整队人马结成装甲队形掉头开出了这个鬼地方。上空盘旋着的直升机监控了行动全程,此时也到了回航的时间。下面的车队中,SAS们依然镇定。到达基地后,俩人被迅速送往医院,然后才是久违的欢呼庆祝。一场教科书般的营救行动就这样载入史册,无人受伤,好人得救。夜幕降临,带头的军官们的内心焦躁不安,他们违抗了命令,还不知道英国政府会怎么处置他们。图片 3巴士拉巴士拉城内高墙环绕的贾米特警察局营救成功的消息迅速在指挥链中逐级传递,很快到了国防部而后是首相手里。故事捅到了媒体之后,高层立马意识到他们离臭鸡蛋不远了。何况惩戒拯救了自己人的伊拉克驻军这实在不是一个好差事。于是,最好的解决方案就是补救一个行动许可,尽管事情早都已经结束良久了。不仅如此,事后政府才知道如果官方再不给这个行动正名,SAS指挥官将会集体辞职表示抗议。多年之后,英国媒体采访了这两名曾经的俘虏,讲述他们当俘虏的故事。这两人,一名sgt和一名lan
cpl,当时派属跟随当地的警察一起行动。但是二人非常怀疑这些警察的忠诚度。身着阿拉伯大褂,分成俩车编队的他们在返回基地的时候遇到了警察的检查站。由于疑心这些警察打扮的人是民兵,还没有等他们靠近SAS就亮出了武器,于是枪战开始了。一名警察身亡,三名警察受伤,随后上演追车大战。很快,他们就被包围,被人拿枪指着脑袋押解进了另外一辆车送到了贾米特警察局。这下他们确信这股人属于敌对民兵。很快他们的首次电视亮相就展现了他们被这伙民兵扒得精光,捆绑,暴打的画面。直到英军第一次营救尝试之前,他们一直被关押在警局内。后来他们被转移到了一栋别墅里。SAS的攻击一开始,看守的民兵立马作鸟兽散,任由他们二人自生自灭逃命去了。这也就是救援行动出奇顺利的一个原因。这是SAS历史上骄傲的一页,尽管因为所谓的“政治正确”他们所效忠的政府弃此二人生命于不顾。Read
more:

  随着恐怖组织IS的据点纷纷被攻破,从2014年以来上百个IS恐怖分子从叙利亚、伊拉克逃往阿富汗。英国也将在未来几周加倍派往阿富汗的空降特勤队人数。

石油收入让伊拉克足以维持一支规模不太庞大的空军

图片 4

  伦敦方面以英军攻入伊警局会造成外交灾难为由,拒绝批准营救行动。报道指,当时身在伊拉克的SAS队员已整装待发,得知不准行动后很光火,甚至愿意集体辞职,也要出发拯救同袍。军官遂不理反对,展开行动,最终成功救出同袍。

深入敌后英国版,两个倒霉蛋SAS

  据报道,一小队空降特勤队(SAS)于6周前,前往阿富汗东部曾是塔利班成员的阿富汗政府人员会面。没想到空降特勤队于这场会面后,遭恐怖组织伊斯兰国(IS)的武装分子埋伏,并被以猛烈火力攻击,空降特勤队只好先就地寻找掩护,之后也向对方激烈还火。

兵临巴格达城下的英军炮兵

原来在战争开始的5月2日,英国政府已经下令埃及和巴勒斯坦地区的部队进行援助。但地中海战区的严峻形势,让担任总指挥的韦维尔将军也有些无能为力。除了一些从埃及机场飞往伊拉克的角斗士战斗机外,能够出动的就是驻扎在巴勒斯坦港口海法的第4骑兵师。但这支部队的通讯、工程和支援炮兵,都被抽调去希腊作战,只留下了数量不多的马夫和骑兵们呆在中东。最后,他们只得联合约旦国王派出的一支机械化阿拉伯军团,从西面攻入伊拉克。

  该份由英国保守党国会议员霍洛韦撰写的报告称,2005年9月,两名SAS成员被指杀害巴斯拉警员遭武装分子捉走,扣留在警局虐打。

深入敌后英国版,两个倒霉蛋SAS 2005年九月19号 伊拉克,巴士拉
英军官兵震惊地发现电视机里出现了两个自己人。伊拉克当地电视台播出的画面里,两人满脸血污显然是遭到了殴打,并

  报道称,一些讲英语的圣战分子嘲笑英国人,警告他们将被斩首的头颅送回他们的妻子。

到5月1号,围困者力又增加了1个旅的步兵。同时抵达的还有意大利制造的菲亚特轻型坦克、英国制造的6轮装甲汽车、防空机枪。在这些正规军之外,还有大量服从拉希德政府的部落民兵武装。虽然伊拉克军官宣称自己是要进行军事演习,但明眼人都知道这是在为战争做准备。进一步的侦查还表明,其余伊拉克军队占据着扼守底格里斯河渡口的重镇费卢杰。说明拉希德政府已经决心与英国决裂,并尝试切断哈巴尼亚与巴士拉之间的联系。

图片 5

  环球网记者李宗泽报道,据美国世界新闻网5月7日消息,英国大选投票当天,英国《每日邮报》披露一份报告,指2005年部署在伊拉克的英国空军特勤队(SAS)曾违抗国防部命令强攻警局,拯救两名被拘留的同袍。英国防部高层被指因怕令政府尴尬而禁止救人,工党政府被批评置士兵性命于不顾。

  由于英军现役L85步枪坑爹的可靠性,经常出现射击中断的故障,使得其英国陆军经常有表现自己“看家本领”的机会。而且英军“拼刺刀”获胜的新闻也不是第一次出现了。

进攻费卢杰的英军士兵

保护了阿卜杜拉亲王的 金龟子号炮舰

  根据现在流传出的英国作战视频,L85经常是打一发拉一下。使得很多网友戏称其为“装弹量最大的栓动步枪”

在东面,英军又向巴士拉增派了一个印度步兵师,其中也不乏善战的锡克人和廓尔喀人。伊拉克驻军则向他们保证,一定尽快撤出这片区域。然而在几天的等待之后,伊拉克人还是没有任何行动。直到英军部队开始从港口向城区挺进,伊拉克人才离开巴士拉,转而防御北面的阿沙尔城。

准备进入巴格达城的英军装甲汽车

  每日邮报报道截图

5月5日晚上,英军因为害怕遭到夜袭而从地面发起主动攻击。300名皇家国王团的士兵在,装甲车、一战老式炮和亚述辅助军的协助下,打了伊拉克人一个措手不及。他们大部分人已经在白天被空袭搞得精疲力尽,根本没有精力应付夜间的攻击。面对英国陆军的突然袭击,几乎被弄得精神崩溃。

图片 6

  就在空降特勤队几乎一半成员都子弹用尽之际,2架美国阿帕奇直升机及时出现逼退了IS恐怖分子,一架美国“支奴干”直升机也随后抵达,成功救援空降特勤队。

伊拉克自一战结束后建立开始,就长期处于英国的保护国地位。虽然在20-30年代之间,英国人已经初步撤出了驻军和行政助理团队,但还保有很多有利于自己的协议内容,并维持着不多的几个军事基地。伊拉克不仅需要在战争中为英国优先提供石油,也是英国从印度和远东抽调部队去北非作战的主要通道。

德国人也很快发现,自己的在伊拉克战场上根本起不来作用。他们的主力已经开始准备对克里特岛的超级大空降作战,比英军还难以分兵增援。于是,德军就只能使用21架涂有伊拉克标志的飞机作战。其中有2架是用于运输支援的JU52运输机,其余兵力包括了he111中型轰炸机和BF110远程护航战斗机。

图片 7

轴心国的势力扩张 也逐渐影响到了近东地区

伊拉克王国旗帜

  说起英国陆军,很多人第一反应都是穿着红色军装的“龙虾兵”,伴随着掷弹兵进行曲“排队枪毙”的画面。而作为“排队枪毙”时期留下的优良传统之一“拼刺刀”,一直是英军的看家本领。据英国每日邮报当地时间1月7日报道,英国一名SAS士兵在阿富汗东部巡逻期间被武装分子伏击后,用一把铁锹斩首了一名ISIS恐怖分子。

反观苏伊士运河以东,英国的军事力量已经弱的可以忽略不计。尤其是在伊拉克境内,仅有巴士拉的港口、机场和位于巴格达以西的哈巴尼亚空军基地,作为帝国运兵的勤据点。除了海空军力量分散,陆军也没有派出任何正规部队责驻扎。

护航编队中的另一艘轻型巡洋舰 翡翠号

  下定决心的空降特勤队让身上的每发子弹都发挥最大功用,并也故意等到IS武装分子到近距离时,才用手榴弹炸死敌人。空降特勤队在近身肉搏战时,拿子弹用完的步枪打敌人。其中一名成员,以随身的圆锹将IS恐怖分子的首级斩下,之后再夺过敌人的步枪继续杀敌。

4月1日,拉希德就和侯赛尼一起高调亮相,宣布建立了全新的“国家防卫政府”。但考虑到时机还不成熟,他们没有宣布废除费萨尔二世,仅仅是为小国王任命了自己的傀儡担任摄政。同时,因为轴心国的军事援助还没有抵达,伊拉克激进派也不敢立刻对英国军事基地动手。但伊拉克警察已经被授命在国内大肆抓捕或驱逐亲英派人士。

石油收入让伊拉克足以维持一支规模不太庞大的空军

  报道称,长达6个小时的猛烈交火后,空降特勤队的子弹几乎用尽,这也让他们紧急联络军事基地要求空中支援,但也无法确定基地是否有接到这项请求。几乎绝望之际,空降特勤队的成员彼此之间做了不会活着被敌人带走,将战斗至死方休的约定,因为他们也都清楚被IS武装分子俘虏只能落得被惨忍虐待和公开斩首的命运。

基地内除了3架角斗士双翼战机外,还有一批老式的飞机可以使用。但大部分机型只能挂在轻型炸弹,有的教练机甚至是完全没有武装。何况真正合格的飞行员,其实才只有39个。皇家空军已经从印度等地又派来了一些轰炸机和飓风式战斗机,但这些兵力也只是刚刚抵达远方的巴士拉而已。

为了防卫自己的基地,哈巴尼亚基地的所有人被动员起来。很多受训飞行员被派上了老式飞机作战。地勤人员则抓紧时间对飞机进行临时改装,让大批老式轰炸机可以挂载重型航弹,并将轻型炸弹装到了教练机上。由于缺乏炮兵支援,他们不得不将2门作为摆设的一战火炮进行修复,并在仓库中找到了尘封多年的炮弹。而进一步的命令也通过巴士拉和坚守在巴格达的大使馆传来,英国人已下定决心发动战争。

  来源:观察者网

战争开始前 伊拉克地区的主要公路 铁路和石油管道

5月5日晚上,英军因为害怕遭到夜袭而从地面发起主动攻击。300名皇家国王团的士兵在,装甲车、一战老式炮和亚述辅助军的协助下,打了伊拉克人一个措手不及。他们大部分人已经在白天被空袭搞得精疲力尽,根本没有精力应付夜间的攻击。面对英国陆军的突然袭击,几乎被弄得精神崩溃。

图片 8

大量的伊拉克部队则朝着有大军著作的费卢杰奔逃,在半道上与接着赶来的增援兵力相遇。40架来自哈巴尼亚基地的飞机也如期而至,对着拥挤在道路上的伊拉克军队大肆屠戮。结果,伊拉克人再次出现大规模溃退,并有1000多人被追上来的英军俘虏。

图片 9

  据解放军报报道,2004年,由20名英军组成的巡逻队在伊拉克巴士拉市区巡逻时,突遭到100名什叶派民兵伏击。英军指挥官在援兵尚未到达、弹药即将用完之际,果断命令士兵上刺刀,与武装分子展开白刃战。结果35名武装分子被杀死,而英军除了部分士兵受伤外,大部分士兵安然无恙。

5月29日,拉希德和大穆夫提一起做飞机逃往伊朗。他们后来又通过土耳其和意大利,来到了第三帝国首都柏林。整个大战期间,他们都将作为伊拉克流亡政府的成员,在纳粹德国受到礼遇。

英军广泛使用的劳斯莱斯装甲汽车

作为二战中的绝地次要战场,1941年发生在伊拉克的一个月战争,很少能引起人们的注意。毕竟,在同时代的北非和希腊,都有更多人耳熟能详的经典战例。而紧接着开始的6月,德军也将开始入侵苏联。

消息传到巴格达后,拉希德加紧向德国和意大利索要军事援助。怒不可遏穆夫提则宣称英军的在士兵祷告时进行偷袭,所以要号召所有伊拉克人起来对英国进行圣战。但在之后的几天里,伊拉克军队的任何反击的都没有起色。负责轰炸哈巴尼亚基地的意大利轰炸机没有命中目标,反而被基地内的角斗士击落1架。而更多惠灵顿轰炸机从巴士拉杀到,进一步摧毁了整个伊拉克空军的作战力量。

5月22日,数千伊拉克军队开始从城里发起突围。他们特意选择凌晨出击,并用2辆菲亚特坦克开道。但英军早已提前布置好了防御阵地,在费卢杰的东北部顶住了近一个师的伊拉克步兵。天亮后,伊拉克人尝试从费卢杰东南部突围,接着又砸到了埃塞克斯步兵营、装甲汽车和骑兵的联合攻击。大部分人失去了组织,朝着四周奔逃。英军则忙于入城清缴躲在屋子里的残兵和狙击手,也只能任由其他人顺利逃走。

4月13日,皇家海军的部队开始集结。旗舰是长期执行海外任务的轻型航母竞技神号,其余的兵力包括轻型巡洋舰翡翠号与利安达号,以及3艘巡逻船、1艘炮舰和1艘扫雷舰。在印度洋各地巡逻的皇家澳大利亚、新西兰与印度战舰,也奉命开往波斯湾增援。他们在17日抵达巴士拉港所在的阿拉伯河口,顺利的同来自卡拉奇的运输船队会和。仅有几艘炮舰的伊拉克海军,根本不敢对其进行阻拦。而且根据尚未撕破的协议,英国人也有权利这样行事。

图片 10早期伊拉克民族主义者
拉希德-阿里

图片 11

最后,德国和意大利也不断向拉希德等人承诺,将会派出部队支援其反抗英国的任何行动。强大的轴心国空军与在当时独步全球的伞兵部队,就这样成为了伊拉克民主主义者的定心丸。

至于兵力越来越少的德国空军部队,在此时才等来了进行支援的意大利空军部队。但他们实在是来的太晚,无力阻挡两个方向上来袭的英军飞机。德国人在消耗了大部分弹药和武器后,选择乘坐一架剩下的运输机逃往叙利亚。意大利空军则在走了一个过场后,也从伊拉克全身而退。他们的离开,也预示着伊拉克国家防卫政府的寿终正寝。

伊拉克王国旗帜

大量的伊拉克部队则朝着有大军著作的费卢杰奔逃,在半道上与接着赶来的增援兵力相遇。40架来自哈巴尼亚基地的飞机也如期而至,对着拥挤在道路上的伊拉克军队大肆屠戮。结果,伊拉克人再次出现大规模溃退,并有1000多人被追上来的英军俘虏。

1941年的4月30日,哈巴尼亚基地收到了来自巴格达城内的大使馆警告。当天他们就派出飞机进行侦查,发现机场附近的高地已经被2个伊拉克机械化营占据。30门大炮对准了基地的各个区域,足以施行火力覆盖。

此外,英帝国的军队不仅已经将大部分人员撤出伊拉克,还看似在短时间内无力出手增援。在世界大战开始后,英军曾经将部分著作在印度的部队派往波斯湾的巴士拉港驻防。但很快就因为战争蔓延到非洲而将之派往苏丹作战。在伊拉克民族主义集团准备动手的前夕,整个英联邦军队的精锐都被拖在了地中海战场。尤其是作为重点争夺目标的托布鲁克与希腊,都让英军消耗极大。

哈巴尼亚空军基地的一角

英军在伊拉克当地招募的亚述基督徒士兵

巴士拉的阿拉伯河水道 是通向巴格达的关键

5月29日,拉希德和大穆夫提一起做飞机逃往伊朗。他们后来又通过土耳其和意大利,来到了第三帝国首都柏林。整个大战期间,他们都将作为伊拉克流亡政府的成员,在纳粹德国受到礼遇。

图片 12

残余的伊拉克陆军,包括从费卢杰逃出来的人马和负责防御首都以南交通线的部队,一共还有近20000人。但他们早已失去了战斗意志,也不清楚身后追击的英军数量多寡,被一路追到了巴格达城下。

在27日就已经接近城市的英军,只是因为受到洪水困扰才没有继续发起攻击。但更多源源不断的兵力,开始从巴士拉坐船沿着阿拉伯河北上。即便伊拉克人用德国军火继续抵抗,也已经是无力回天。到5月31日,巴格达方面派出代表团来洽谈投降事宜。持续一个月的盎格鲁-伊拉克战争,便以英联邦军队的大胜收场。

为避免过多伤亡,皇家空军开始只轰炸城市周围地区。随后又向费卢杰投放了大量传单,但数万伊拉克守军还是不为所动。最终迫使英国人对当地连续发起了134次空袭。接着,英军炮兵又向据守大桥位置的敌军进行了整整10分钟的炮击。无法继续承受的伊拉克人,派出代表宣布投降。这也意味着费卢杰城里的伊拉克军队被完全困住了。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