嫌犯得手后驾驶一辆蓝色车子离开,他们声称那名青年当时持械

图片 7

图片 1

后果

被截停的帮派分子突然向警方开枪。视频截图美国警察的工作到底有多危险?本周洛杉矶市警局(LAPD)公布的一段视频可能令观众对警察工作的危险性有更直观的认识。根据这段视频显示,7月27日晚间,洛杉矶市警局的两名警员在北山区巡逻时截停了一名可疑车辆,并发现司机为尚处在缓刑期间的街头帮派分子门多萨(RichardMendoza)。两名警员一左一右上前排查时,司机门多萨还镇定地与女警员交谈。从对话中可以看出,女警员对门多萨很熟悉。她问他,“好久没见了,你还在缓刑期间吗?”门多萨回答,他还有9个月的缓刑期。从男警员的随身相机上可以看出,在此期间,门多萨在车内一直将双手放在方向盘上。随后女警员要求门多萨从车中走出来时,门多萨突然发难,他拿起放在车内的手枪近距离向女警员开枪。随后听到女警员痛苦的尖叫。一旁的男警员随后多枪将门多萨制服,视频中可以看到门多萨一动不动地躺在车门前。两名警员随后都立刻求助,女警员表示她的左腿中枪。男警员随后上前将门多萨带上手铐,可以看到门多萨的双手沾满鲜血。司机双手沾满鲜血。视频截图洛杉矶市警局发言人鲁本斯汀(JoshRubenstein)介绍,门多萨被送医抢救,他因头部和上身中枪伤重不治。女警员也被送医,她的股骨粉碎,还需要继续接受治疗。作为暴力犯罪的受害人,警方不便公布她的身份。警方记录显示,现年32岁的门多萨是洛杉矶街头的帮派分子,曾因持枪和贩卖毒品坐牢。中枪的女警官曾在反帮派部门工作,所以她当时立刻认出了帮派分子门多萨。嫌犯门多萨。警局提供洛杉矶警局局长摩尔(MichelMoore)在谈到此案时指出,“感谢上帝,她还活着。遇到这种情况,连警察都会害怕,因为你无法阻止嫌犯开枪,公众可以理解是为什么。这些视频提供了背景信息,让公众知道警察临检所面临的危险。”虽然视频清清楚楚显示是门多萨先发难开枪,但是洛杉矶市警局仍旧需要对此案进行一系列的调查,其中包括警方开枪是否合适以及战术方面的应用。警局调查结束后需要将结果送往洛杉矶警察委员会,再作出最后的警察开枪报告。嫌犯使用的手枪。警局提供

乔治跑出他们的视线后,打了辆车,匆忙的回到了自己的空荡荡家里,已是临近深夜,他在客厅里环顾了一周,依旧空荡荡的房间。他拿起电话,拨通了报警电话。

华人李先生说,亚市现在每周都会发生入室盗窃案,大家不能见怪不怪,因为每个人都可能是受害者,现在是选举关键时刻,如何选出能为改善社区治安提出实际建议,且能在上任后贯彻建议的候选人才是关键,不然亚市治安不会得到改善。

2014年3月6日,当警员菲利普·汉考克在阿拉巴马州奥佩莱卡市郊外的85号公路上遭遇手持钱包的空军飞行员迈克尔·戴维森时,他选择了开枪。

误判射击

这时正在驾驶汽车的十八九岁的孩子,也就是查理,好奇地问道:“多少?”

入室盗窃案受害者不乏华人,一名华人家里日前遭遇入室盗窃,他在楼上听到动静,以为是妻子回家,下楼查看时发现,一名非裔少年从家里逃走,他当即报警。幸亏警察反应及时,在两个街区外抓到嫌犯和其同党。还有住在Oakwood道一户华人的家,日前早上9时左右房子玻璃被人打碎,幸亏有安装警铃,警铃声响吓退盗贼,且警察在四分钟内赶到现场,财产损失不大。

如果一名嫌犯突然出现在你面前,而你分不清他手里拿的黑色物体到底是钱包还是枪,此时你会怎么做?2014年3月6日,当警员菲利普·汉考克在阿拉巴马州奥佩莱卡市郊外的85号公路上遭遇

图片 2

乔治开着车,速度并不是很快,他在车里向外四处张望,像是在寻找什么。

情侣汽车约会遭遇抢劫,发生于24日下午1时西Duarte街一处复合式公寓。一名目击者在公寓后院,发现一把黑色BB枪和一个钱包,调查发现,原来这个钱包失主是一起抢劫案受害者。

图片 3

Paul Michel是一名验光师,同时也是一名洛杉矶警署的辅警(编者注:Reserve
Police
Officer,与全职警员接受同样训练,并在业余时间协助完成全职警员部分工作的志愿工作者)。他开展了一项针对弱光条件下感知能力的研究,让一组视力正常的警校学生在不同的光条件下分别辨识四个目标,研究结果令人吃惊。

“嗯,好的先生,您不要着急,请问你家住哪里,怎么称呼?”

华人David表示,他住在亚市38年,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乱,显然亚裔成为盗窃和抢劫的主要目标,因此亚裔必须为改善这个现状做出努力,无论是支持合适的候选人,还是推动市府和警局加强治安,都是华人力所能及、可以做的事情。

当晚,迈克尔·戴维森驾车在I85号公路上与一辆拖车发生追尾,双方随后停在路边等待处理。警员菲利普·汉考克接到通知并前往处理。

威胁识别研究

诺曼举着枪走到了驾驶者的旁边,一块玻璃正戳在这个疯狂的驾驶者脑门中间,看来他已经死了,这时诺曼才放下枪。

抢劫案发生在当天凌晨2时30分,受害人和女友正坐在车内聊天时,突然有一名歹徒靠近他们的车子,且手里拿着一把黑色手枪。随后嫌犯打开受害人没锁的车门,威胁对方交出现金。受害人见对方有枪只得交出钱包,嫌犯得手后驾驶一辆蓝色车子离开。嫌犯是非裔男子,身穿黑色帽衫和黑色裤子。

戴维森顶开车门,面对警察从车内跳出,同时将左手的钱包换向右手,做出了看似双手持枪的动作。在他准备举起双手的同时,汉考克对其连开两枪。第一枪打在了地面,而第二枪则击中了戴维森的腹部,戴维森瞬间倒在地上痛苦呻吟。

手电、探照灯和头灯都可以帮助我们提高观察与识别威胁的能力,而随之而来的则是暴露光源位置或使其他警员暴露在背光下的可能性。

图片 4

社区入室盗窃案也时有发生,18日晚上6时在东Forest道300号街区一栋房子,发生入室盗窃。有嫌犯打破侧门进入室内盗窃,得手后逃之夭夭,但没有目击者看到嫌犯长相。20日晚上10点,西Camino
Real街200号街区的一户住宅,发生入室盗窃,受害人一家返回家时,发现屋内一片狼藉,原来有嫌犯打碎主卧窗户的玻璃,进入室内盗窃,拿走了数样珠宝首饰后离开。

当警员到达现场并将灯光对准戴维森的SUV时,戴维森正准备下车与拖车司机进行交涉,他将钱包拿在手中并试图推开车门,引起了汉考克的注意。汉考克随后两次向他大声命令道:“让我看到你的双手!”

人眼是一种神奇的东西,上面有两种感受器来将光转化为我们用于观察的图像。视锥细胞帮助我们在明光环境观察,而视杆细胞则作用于弱光环境,两者分别擅长不同的部分。

坐上车的乔治,又恢复了他刚才的平静,严肃的神情,同刚才一样四处张望,不过现在他看起来有些紧张。他再次把车速放慢,并把车子开上了一个没有路灯的小路。

中国侨网3月29日电
据美国《世界日报》报道,美国亚凯迪亚市近日发生一起抢劫案,另外盗窃案件频传,让社区人心惶惶,尤其华人对社区治安日益重视。美国将迎来选举,华人希望借助这次选举,选出实际有效能够改善治安的候选人。

事后,一名犯罪专家在看完录像后说道:“我能理解受害者及其家人的苦恼,也明白那名警员这样做的原因:他所受的训练和他的自我保护本能。这是一个相当复杂的局面,当事人都面临着困难抉择。”

赫兹佩斯走出车外,以双手持枪姿势将手中的枪状物指向了一名警员,随后转身准备走开。两名警员紧随其后。赫兹佩斯随后转了一下身,再次将“枪”指向一名警员。这一次,几名警员开枪将赫兹佩斯击倒在地。赫兹佩斯在急救人员赶到前死亡(编者注:DOA,Dead
on Arrival的简称),其指向警察的“枪”实际上是一部手机。

当听到这样的警告,查理紧张的情绪放松了一些。但他还是有些犹豫,就在这时那辆警用拦截车超过了他,他没有办法只好靠路边停了下来。

在戴维森倒地后,汉考克继续保持警戒,并通过无线电通报情况并呼叫了救援。增援警察和急救人员随后赶到,将戴维森送往医院。

有几种方法可以提高你在弱光环境下的威胁识别能力,其中最显而易见的就是补光了。

乔治撇了他一眼,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个钱包,粉色的女士钱包。从里面一打钞票里抽出了2000美元,支付给了这个戴鸭舌帽的黑人。并说道:“1000美元是货物的钱,这1000美元,你懂的!”那个黑人拿上钱转身跑进巷子里了,消失在黑暗中。

图片 5

误判射击可以被理解为警员有充分理由——但是错误地——坚信嫌犯持械并极度危险。

那个黑人透过昏黄的路灯,可以看到这个车上的老男人的古怪着装。他装作听不懂的样子,可能是由于他没有在这附近见过乔治缘故,他不敢透露太多,更不敢暴露自己贩卖毒品的身份。因为他担心在面前这个开着豪车,衣着怪异的人可能是个警察。

在实际执法工作中,类似的事件并非少数。例如1999年的迪亚洛事件中,四名纽约警察由于误判而射杀了一名在弱光环境中试图掏出钱包的几内亚移民。这起事件在当时引发了不小的风波。这些案例也反映了执法者在面对他人——尤其是在弱光条件下遇到疑似威胁时——所面临的一系列困难,也深刻体现出了执法人员提高弱光环境中行动水平的重要性。

眼睛与黑暗

“嘿,警官,我什么都不知道,我正常走着,他突然迎面撞了过来。”老人一脸惊恐的述说着。


  • 美国民权联盟近期的报告显示,警方开枪事件中有25%的目标未持械。

  • 一份对洛杉矶县警方从1998年至2002年期间涉及枪击事件的研究显示,在所有事件中有18%属于误判射击,其中有75%的误判发生在弱光条件下。

  • 专业执法研究者Tom
    Aveni调查了全美执法部门的警员涉及枪击事件,发现误判射击所占比例为18%到33%.

这时诺曼开着那辆警车从后面赶了上来。他停下车,看着这一片狼藉,从腰间掏出了掏出了那把柯尔特手枪。

如果一名嫌犯突然出现在你面前,而你分不清他手里拿的黑色物体到底是钱包还是枪,此时你会怎么做?


“求求你,放了我,我什么都不知道,我权当没发生!钱你们拿走,车子你们也开走,只求你们放我一命!”乔治在地上垂低着头,不停的哭喊。

2003年3月,路易斯安娜州什里夫波特市,马奎斯·赫兹佩斯在夜间驾车时遇到警方截停,于是双方开始了一场长达五英里的追逐。在追逐即将结束时,赫兹佩斯驶进了一家街边便利店的停车场。

乔治看到这一幕,有些无奈,似乎对这样的事有些意外。而当他准备弯下腰查看孩子的伤势的时候,突然在他背后一个东西正顶着他的后脑勺,他能感觉到那是一把枪。这时一个熟悉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举起你的双手,今天算你倒霉,你刚才在街角做的事我们都看到了,你很有钱,快点把钱拿来!”

图片 6

虽然天气有些燥热,但他却穿着一件黑色的衬衣,脸上戴着一副口罩,仿佛是在刻意隐藏自己,生怕别人会认出他。他那双握着方向盘的双手也套着一双黑色的反绒皮手套,这一身打扮看起来实在与现在的天气不搭。

图片 7

“这样吧,肯特,你还小,把那钱包给我,我替咱两个保管!等到把这个车卖了,我们再均分,需要钱了从我这里拿!”

这几名警员的行动是正确的。在类似情形下,我希望所有警察都能做出同样的决定。不过这起事件确实是误判射击的经典案例,部门调查、地方检察官和联邦法院最终均判定这次射杀依据充分。

“哈哈哈哈…”那个十八九岁的孩子笑的更大声了。


“我们快走!肯特”

研究对象未承受压力,相对都还年轻,均检查确认过具有良好视力,并且有足足一秒种来判定目标是否有威胁。在光环境亮度为满月四倍的测试中,学员们错误辨识威胁的比例高达92%。而在光环境亮度为满月25倍时,错误辨识的比例依然高达69%。

看着逐渐消失的乔治,那个大孩子把枪扔给了那个小一点的孩子,并扭了一下头,说道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